<dd id="botxt"><center id="botxt"></center></dd>

<dd id="botxt"></dd>
<span id="botxt"></span>

  • <dd id="botxt"><noscript id="botxt"></noscript></dd>
    1. <th id="botxt"></th>

      佛山在線

      高明最西邊的行政村白洞村:鄉音頗具特色 生態保存良好

      高明區是佛山市的西大門,與云浮市、肇慶市、江門市接壤。其中從更合鎮沿合和大道(G359)一直西行,可以直抵云浮市新興縣。在此路線上,高明區行政區域內最后一個村民小組是逕尾村民小組,一般認為其所屬的白洞村是高明區最西邊的行政村。

      區位偏遠造就了白洞村相比其他高明鄉村的一些特殊情形:村民與新興鄉村的來往更加頻密,村民的鄉音更具特色,而鄉村的發展也亟待突破空間距離的限制,走出一條新時代的鄉村振興之路。

      區位

      緊挨新興縣,兩地來往頻密

      高明區更合鎮白洞村委會逕尾村民小組大致位于東經112.4度和北緯22.7度交界處。國道G359從村口穿過,將高明區和新興縣連接起來。作為高明區最西邊的村民小組,這里的民居依山而建,村民靠山度日,連綿不斷的山林讓綠色成為了這里的底色。

      由于最靠西邊,因此逕尾距離更合鎮的合水圩鎮約16公里,距離新興縣的稔村鎮不過9公里。從逕尾往新興方向只需再前進100米,就可進入新興縣的行政區域。馬路上顯眼的“歡迎您再次蒞臨佛山”告示牌成為了人為的分界線。而逕尾到新興縣皮村的距離只有不到2公里,村與村之間則是隔著一片不高的山坡。

      逕尾村民小組的民房建設十分整齊,村道也相當干凈整潔。

      空間距離上的靠近,帶來的是雙方交流的更加頻密。逕尾黨支部書記、村民小組長聶炳輝今年已經年逾花甲。他告訴記者,從記事開始,逕尾與新興,尤其是鄰近的皮村的聯系都相當緊密。改革開放前,各村都有著生產糧食的任務。逕尾與皮村之間的村民就互相幫助,派人支援對方的耕作。村里過年過節殺豬宰羊,也會分享給對方?!捌ご瀹斈暧?個生產隊,有人開玩笑說逕尾就是第7個生產隊?!鞭熚泊宕甯刹柯櫤dh這句話,道出了逕尾村與皮村緊密的聯系。

      時至今日,傳統耕作已經式微,逕尾乃至白洞一帶與新興縣的聯系則以日常生活的方式延續。由于距離新興縣稔村鎮更近,這里的村民不時會前往稔村鎮售賣農產品,購買生活用品甚至是打工養家。沒有交通工具的村民,也只需先走到皮村,再從皮村乘坐新興縣的公交車前往稔村鎮即可,兩地交流來往十分方便頻繁。

      方言

      發音頗具特色

      逕尾所屬的白洞村,由于地處高明新興交界處,下轄10個村民小組的風土人情自然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呈現出與其他高明農村的不同。

      最明顯的是當地人說話的口音。聶炳輝說,聶姓開村的先人是從廣東恩平遷徙至更合白洞的。而如今逕尾村民所用的方言,明顯殘留著部分客家方言的特色。例如“我”字的發音,就與客家方言基本一致,與廣府話明顯不同。這種區別可以在村民日常生活中找到不少。

       從逕尾往新興方向只需再前進100米,就可進入新興縣的行政區域。

      那逕尾村民說的是客家話嗎?聶炳輝認為不是。如今逕尾村民和客家人之間已經不能用客家話溝通交流了。在遷徙到高明更合數百年間,可以推斷逕尾一代一代村民所說的方言已經受到居住地周邊不同方言的影響而產生變化,從而逐漸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發音,這在語言的演進史上非常常見。

      除了客家話,白洞當地多個村民小組的方言還明顯受新興方言的影響。形成這種情況的原因顯而易見——人口遷徙。由于距離新興縣距離很近,現如今白洞村一帶的村民,相當一部分都從新興遷徙而來。例如白洞新村、白洞舊村兩個村民小組,就有不少村民的先祖來自新興運河、水臺、天堂、簕竹多地。

      人口的遷入帶來的新方言在與更合當地原住民長期的交流中發生轉變,最終形成了獨有的方言。其中的差異非常明顯,甚至以村為單位都不能分清。例如旺田村民小組,一村之內就有不同方言。因此盡管白洞村周邊是以廣義上的粵方言進行語言溝通,但內里的差異著實不小。

      生態

      奇花異木深藏山間

      方言等風土民俗出現變化,成因是人口遷徙,維持的原因則是地理阻隔。正因為受限于地理阻隔和區位偏遠,白洞村委會周邊保留了相當珍貴的自然生態資源。

      每年春天,旺田村、鹿田村后山上的禾雀花就會絢爛開放。禾雀花,又名白花油麻藤、花汕麻藤、雀兒花,是國家二類保護植物。禾雀花在旺田能夠生長開花,印證了當地自然生態環境的優越性。不過尋找禾雀花的路程并不簡單。要想見到這種花瓣形狀像小鳥翅膀的花兒,必須先跋涉穿過一大片茂密而隱秘的山林和一條條從亂石中涌出的溪流。

      轄區內的桫欏自然保護區,更是當地自然生態環境優越的又一個例證。桫欏與恐龍同一個時代,是目前僅存的木本蕨類植物。由于桫欏是蕨類植物,靠孢子繁殖。孢子成熟脫離葉脈隨風飄蕩,落地后生長速度非常緩慢。桫欏的生長對人類活動蹤跡非常敏感,人跡罕至的自然山林才可能保存著這種脆弱而珍貴的植物。

      桫欏是高明滄海桑田的見證。桫欏所在的老香山,孕育了高明的母親河滄江河。老香山盤亙在高明、新興和高要三地交界處,老香山山體綿延,林木茂盛,水源充沛,眾多泉眼在山上涌出。其中一個泉水經老香山水庫流出后,更是成為相當壯觀的馬尾水瀑布。

      日常為了保護好老香山的生態資源,當地護林員不辭勞苦每日上山巡邏,勸阻登山的民眾,阻止威脅森林安全的行為。周邊自然村村民也自覺保護森林環境,堅決執行不亂砍濫伐的規定。近年來,隨著白洞村積極落實控桉限桉工作,當地的山林也逐漸恢復原有面貌,自然生態環境得到了進一步的恢復。

      產業

      茶產業助力經濟發展

      改革開放以來,由于白洞一帶遠離高明的城市中心,一批又一批的青壯年選擇離開家鄉前往城市。近年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白洞村黨委一直在尋求發展道路,力求吸引人員回流,讓鄉村再度“活”起來。

       白洞村近年來恢復種茶。圖為靠近國道邊的一處茶田。

      首先推進落實的是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2018年至今,白洞村黨委帶領全體村“兩委”干部深入一線,身體力行推進環境整治工作。面對集體經濟薄弱,整治經費不足的困境,不少村民小組自發組織募捐,村民們紛紛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為環境整治添磚加瓦。

      最為偏遠的逕尾村民小組,村中的黨員干部大力支持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該村今年5月清拆了原本位于村后山位置的33間廢棄禽畜欄舍和危房,村容村貌得到了明顯改善。聶海鋒說,村民頭頂烈日,大汗淋漓,盡管報酬只是中午一頓瀨粉,但仍然堅持進行環境整治工作。村民的決心讓全體村干部十分感動。

      針對農村人居環境整治過程中騰出的空地,白洞村黨委積極根據拆舊復墾政策,引導各村民小組將騰出的空間轉換成后續發展資金。如今,各村騰出的空地上紛紛種上了堅果、茶等經濟作物,埋下了各村產業致富的種子。

      更合白洞生產的茶葉。白洞茶分為紅茶、綠茶等多個種類。

      更可喜的是,白洞一帶的產業振興即將引來新的關鍵節點。

      今年10月,由區、鎮、村三級占股投資運作的白洞茶廠預計完工。這個茶廠在原白洞小學的地址上建設,建成后將包含茶藝展示廳、茶博館、成品倉檢測車間、辦公室、茶香故事文化長廊等,從而讓白洞茶以統一形象、統一品牌、統一銷售的嶄新形象示人。配合白洞茶廠的運作,白洞一帶將陸續新增茶種植面積,茶產業將一定程度上彌補當地集體經濟薄弱的短板。

      原標題:高明最西邊的行政村白洞村:鄉音頗具特色 生態保存良好

      來源|佛山日報

      文圖|記者何志勇

      編輯|何欣鴻